首页 > 注税风采 > 诗歌散文 更多菜单 Menu

曾经的缘 不减的恸

发布时间:2019-07-26 字体: 放大 缩小 作者:李欣 阅读数:129

二三关于动物的记忆,深至刻骨。

最难忘是少年时候家养的那只狗,大号黑喜。

黑喜很黑,毛发油黑,不杂一丝,绸缎一般披在它灵巧的身上,一如蝙蝠侠的大氅,神气;眼珠乌黑,在清澈的眼白里,黑水晶般散着熠熠的神采。

1.png

黑喜体态适中,当时人称 “板凳狗”。它身怀三样绝技,一也能端坐于地,背脊笔挺;二也会空中接食毫厘不爽,遇上带皮食品,咽下仁去之时,更能吐出皮来!那第三样本领更绝妙:逮老鼠!夏夜里,大人们围在一起剥麻杆,成捆的麻杆哨兵一样依墙矗立,密匝匝的,正是老鼠的藏身胜地。冷不防一捆被人抱起,下面三五老鼠仓惶逃窜。哪里逃?黑喜早闻风声,摩拳擦掌多时矣。此刻,它如蛟龙出洞,只一跃,鼠辈已在它嘴中挣扎了。黑喜并不着急要小耗子的命。它会放开老鼠,饶有兴味地欣赏鼠窜的急迫、慌张与狼狈。待老鼠走出它允许的范围,它又一跃,小老鼠再陷困厄,再次于它的爪下或齿间呻吟了。它就这样玩弄老鼠于股掌,直到老鼠精疲力竭,直至一命归西。黑喜不屑鼠肉,它捉老鼠,纯属找乐子,捎带 “除四害”!

 黑喜忠于职守,是家里的安全卫士。有它在,一家子该下地下地,该上学上学,十分放心。它陪着常年卧床的奶奶看家护院捉老鼠。听到墙外路人的脚步,都要吠几声,警示这院墙内的领地不容侵犯。若是有人进我家的篱笆门,它更是狂吠力阻,没有主人出面绝不放任何人进门。家里人由外面回来,却得到它至高的礼遇:脑袋拱,舌头舔,坐在地上作揖,久别重逢一般。

2.png

周末假期,我们几个学生下地帮农,总要死乞白赖磨着大人带上黑喜。母亲被缠不过,只得同意。“黑喜,走!”我一声令下,黑喜如离弦之箭狂奔出去。它奔跑的姿势十分优美,背上的毛发一起一落,似骏马一匹,上得镜头!它是性急的,跑出十几米才发现落下了主人,于是又撒着欢折回来,不懂得偷懒。劳作结束戴月而归,黑喜先锋官的职责自然启动,昂首阔步前面开路,整整一天不怨不累,始终精神饱满,健步如飞。

有一次,母亲出远门,黑喜非得跟我们一起送她上车站。一路上数番赶它均不效。及至母亲上了车,它疯了一般在人群里乱钻,挣扎着要上车追母亲,被我和姐姐使劲抱进怀里时,喉咙中依然发出低低的吼声,一百个不情愿。母亲在外三日,黑喜天天都要去门口迎接无数回。母亲进门的那一刻,它喜悦难掩,如同过节。

我上高一的一天,没有任何征兆地,黑喜失踪了。我们举家出动,遍寻不得。事出突然,我和姐姐急得直哭。可是它不见了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再也看不到它欢天喜地扑向我的矫健身影,心中的惆怅难过与日俱增。我在心中一遍遍地叨念它,想知道它在哪里,好不好。渐渐地我们不得不接受它丢失的现实,决定在心里纪念它了。清晰地记得它丢失后第九个月零二十六天的那个傍晚,天已大黑,我和母亲下地回来,在距家门约20米处,看到一个黑影。心中一阵莫名的激动,不由我加快脚步赶过去。近了,看清了,那是黑喜!在那漫长的一刹那,我觉得自己不能正常呼吸。我一把抱它入怀,喜极而泣。猛然间,我发觉它骨瘦如柴,完全脱了形,轻飘飘的几无斤两。最让人心疼的,是它项下的毛全部磨光,细细的脖子勉强支着脑袋。据妈妈分析,它一定是被人圈起来了,脖颈受到皮带或绳子的虐缚。但它不屈!于是抗议,绝食,挨打受斥全不惧,只想回家。它终究是以怎样的毅力与智慧,经历了怎样的日夜重回我们身边的?它凛然如炬的双眸里装着那些故事!我至此方知,黑喜身怀的至上绝技,是忠诚不忘主!

高考前两个月,村子里忽然闹狗瘟,狗们一个接一个生病,一个接一个宣告不治。我们将黑喜圈在院中,锁进屋里,就怕它被传染。可它到底还是不免!它沉疴在身,先是厌于饮食,继而倦于起居,渐渐显出那下世的光景来。最后竟至双目失明,四爪瘫软。这期间,母亲四处寻方问医,送汤灌水,终是没能留住它。最后的日子里,它痛楚难忍,昼夜哀号。我们聚在它身边,唯有垂泪。在不能分担它些许疼痛的自责中,目送它离世。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,黑喜算不算是善终。

这以后若干年,我都不能触及有关狗的记忆。直到成家,生子,禁不住孩子的再三苦求,从朋友家领来我的第二个动物,一条白狗。除了眼睛,它却是通体雪白,亦不杂一丝。我们叫它“小雪”。才抱来时,小雪身不盈尺,在全家的精心喂养下,它一天天长大,若人怜爱,其楚楚之态,可以入画。听见主人钥匙声响,它即刻大吠,一边飞奔来守在门后。单等门一开,它又拱、又舔、又作揖的情态,一如当年的黑喜。和黑喜比,小雪的生长环境算得优越。它睡毛毯,喝牛奶,洗澡,享用梳子。只是没有田野给它奔跑,没有耗子替它解闷,更无大院让它巡逻。虽然漂亮得迷死人,到底少了点什么。

3.png

小雪长到很大的时候,我不足100平米的房子实在装不下它那浓得化不开的气味,被送到二姐家寄养。半年后它跑下楼去,不知去处。我希望它能象黑喜一样识得回家的路,但久居室内使它辨路能力减弱,不知所终。每周都去二姐家看望小雪的儿子哭成了泪人,一直怨怪我不该将小雪送二姐。我无措地安慰他,心虛地不敢看他的泪眼。儿子终于还是于怀耿耿。我暗想,他到现在都未曾原谅我吧。这也是我留给儿子幼时唯一的殇。

为了抚慰儿子,我又养过一次小动物——两只可爱小鸭子。初买它们回来时,只有拳头那么大,一身嫩黄的绒毛,一只小巧的鸭嘴,还有黄亮的鸭掌,可爱得让你的心都柔软起来。我在水房里用纸箱做了鸭舍,以绵软的毛巾充其卧榻,买来大号的塑料盆为其“池塘”。每天回来首件事,就是喂鸭子,细心兑好温度适宜的水,侍候它俩游泳。忙,但看到儿子终于从痛失小雪的心绪中走出来,稍慰。

4.png

就这样,两只小鸭在我的精心饲养下茁壮长大,大到那个“池塘”难以让它们浮在水面。鸭子是不能离开水的。怎么办?斗争再三,我还是把它们送了人。到底两只鸭子的命运如何,我不忍打听。

我不打算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饲养任一种动物了!

我知道的,动物和植物一样,要它健康成长,须使其接地气,近自然。它们该生活在树荫下的狗舍里,畅游在蛙跳鱼翔的河湖中。

为了我与动物的今生缘,一恸!


分享到
  • 微信好友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人人网

上一篇: 涠洲涠洲

下一篇: 我的学堂向泥土

网友评论 [共0条评论]

您好!为了更好的体验我们的服务,请您 OR


评论一下

通知公告Notification announcement

今日焦点Focus today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
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

返回

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甘肃方正,一分钟完成注册

Copyright ? 彩49彩票官网注册_彩49彩票手机登录网址 2019 .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陇ICP备15002760号

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161号(南关什字民安大厦B塔8楼) TEL:0931-81061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