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注税风采 > 诗歌散文 更多菜单 Menu

我的学堂向泥土

发布时间:2019-08-02 字体: 放大 缩小 作者:李欣 阅读数:249

七年前的一个深夜,在当天的日记里,我写下这样几个字:“今夜灯下,我默默感谢三十多年前,那个漫山遍川挖猪草的小小我……”

今天我的生活,远离山川,囿于城市高高低低的水泥建筑中,不见猪草久矣。虽如此,偶见堤边圃沿那些野菜,依旧能脱口叫出名字:灰灰菜、苦菜、白蒿、蒲公英、荠菜、斜蒿……这些东西是我存放在野的“家珍”,历历数来,亲如童年伙伴。童伴容颜已难辨,猪草还是老样子,每一茬都新,都欣。

 

}Y[Q[_R@YK_{[4XQTB{45]H.png

老实说,那些叫猪草的,我全吃过。有的,和猪一样,生食;有的,比猪讲究,烹熟,佐以调料。带着泥土的温度和香气,全都味美无比。那清香,至今还在唇齿之间。不徒菜名,其性热性凉,全都了然,小小的时候,就是博士了。今天,面对城里娃,还是博士,曾数次引他们钦慕呢。

少时放学回家,扔下书包,一手竹篮一手烙饼,边啃边往外走,一路狂奔出村。三五儿童,自动聚拢,各色竹篮各色烙饼,小鼻子沁着汗,小嘴巴忙着吃忙着说。有人呛着了,有人笑了,一天里天堂般的时光开始了。这群小小的人,像撒出去的野花,蹲在地楞上,对准她们熟知的猪草挖、掐、摘、挼。一双双小手灵巧如绣花穿针,不但能准确辨认各类猪草,而且能知道哪种土质中,哪个方位的猪草根茎最长最嫩。一个赛一个,挖得又快又好。“哎哟———”有人不小心,割伤了手指,顺手揪下刺革(药用名小蓟)的嫩叶,挤出绿色的汁液滴到伤口上,转眼就止了血。再不然,撮起一小撮“白土”(那种最贫瘠的黄土),亦能迅速止血。不用消毒,无须打“破伤风”,脸上还挂着泪珠,却又笑着挖、掐、摘、挼了。

 

2.png


当暮色垂合,四野的村庄炊烟缭绕,我们这些忙碌了两个多小时的小孩儿,总能沉甸甸地提回一篮绿油油的猪草。都是八、九岁的女娃,叽叽喳喳就着清澈的渠水洗干净篮中物,提起竹篮前后猛摔几下,沥干其中的水分,陀螺一样轻快地转回家去。三两下将鲜嫩的猪草剁碎,拌上麦麸,送到猪圈倒进槽,看着猪香甜地吞食,这才觉出自家肚子的饥饿。拍拍温顺的猪脑袋,跳着蹦着去吃晚饭。饭后照例是在宽敞的院子里帮大人做一些简单的活,搓棒子上的玉米,或剥豆荚里的蚕豆。最开心的当然是在月光下捉迷藏,没来由地疯跑,不记得有家庭作业这回事。

第二天黎明,早早起床上学堂。学堂是原先的一座庙宇,名曰“东华寺”。“破四旧,立新风”的年月,“革命群众”砸碎泥塑的菩萨和罗汉,搬进长条的桌子板凳,请来昨天还在抡铁锨的先生,适龄的娃娃齐齐坐满“西殿”“南殿”。琅琅的读书声替代了诵经声。半截挂在槐树上的铁轨,由校工按时敲打提示上下课,若此前庙里的晨钟暮鼓,从此响彻村边的坪坝。

坐在教室里,手悄悄伸进桌屉,那里有皮筋、沙包、毽子、炒玉米。心里想的全是下课后的游戏,有三分心在黑板上就不错了。课文也是极其简单,作业早早完事。最快乐的依然是在田野里撒欢,挖猪草、捉蝎子、捡麦穗,全是开心得让人发昏的事。连冬天都有好玩的,把竹棍的一头削尖,去田地里串树叶,挖大白菜的根。小手小鼻子冻得通红,但是比起躺在家中睡懒觉,乐子大出太多了。

学堂里学了些什么,全然记不得了。我生命里厚重的东西,全是向泥土中学来。播下土豆的种子,除掉苗里的稗子,挖起嫩绿的青蒜,做着这些的时候,便对黑黑的泥土产生了由衷的敬意。有谁如泥土般朴素,却能捧出花、苗、树的精彩?有谁如泥土般沉默,却能献上泉、煤炭、石油和黄金?

 3.jpg

春节回老家,路遇一邻居,问候他90余岁的老母安好。他回答我:“已种上了。”是啊,出于尘而归于尘的人类,最后的落点,可不是被“种上了”?这是泥土对人最后的接纳和安顿。

泥土不向长空起誓,悄然慷慨。

是泥土让生物长衍不息;是泥土让人类得以立锥。这世上最善良的,是泥土。其博大厚重,堪为师表。


分享到
  • 微信好友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人人网

上一篇: 曾经的缘 不减的恸

下一篇: 相聚时刻

网友评论 [共0条评论]

您好!为了更好的体验我们的服务,请您 OR


评论一下

通知公告Notification announcement

今日焦点Focus today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
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

返回

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甘肃方正,一分钟完成注册

Copyright ? 彩49彩票官网注册_彩49彩票手机登录网址 2019 .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陇ICP备15002760号

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161号(南关什字民安大厦B塔8楼) TEL:0931-8106136